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创意是最好的租金(下)

创意是最好的租金(下)   薛涌

    常识告诉我们,房价高说明有人支付得起。这是市场逻辑。硅谷也好,KendallSquare也好,不管房价怎么高,谷歌、微软、苹果等巨无霸也不差钱。支付不起的,主要是那些小企业及刚刚走出校门的创业者。如果政府放任房价的市场逻辑,很快就将使大企业把小创业者挤走,令KendallSquare重蹈硅谷的覆辙。

    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本是市场竞争的现实。如果大企业在市场上把小创业者挤走,难道不说明大企业更有效率吗?这种优胜劣汰的竞争,不是能让最强的企业生存下来吗?可惜,现实远不是那么简单。看看IT业崛起的历史就明白,当今叱咤风云的几个关键性企业,几乎全是从小小的“个体户”开始。苹果创立时,乔布斯还是个20岁出头的“簈丝”。微软是两个毛头小伙在车库里捣鼓出来的。谷歌则为两个研究生所创建。如果让这些创业者一开始就和那些巨无霸式的企业拼办公室租金,大概没有几个能够存活下来。高科技的创意,不仅多从小企业开始,而且往往仰仗小企业维持。我认识一位美国人,在自己家地下室开公司,门牌号下打了个公司的小招牌,实则光杆司令一个。后来接了麻省理工一家小公司的活,项目完成后被对方“收购”,成了正式雇员,地点就在KendallSquare。但刚刚上班,那公司就被谷歌收购了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说,盖茨、乔布斯们从来没有享受过租金优惠。未来的创业者,为什么就不能回到自己的车库中去发家呢?不错,一个地方的高租金挡不住创业者。但是,有两点大家不得不考虑。首先,如今已非盖茨创建微软的时代。IT业已经相当成熟。高科技的新边疆,往往取决于多学科高密度的互动,比如编程专家、外科大夫、生物工程教授、时装设计师乃至投资人等等每天面对面的交流。这种高密度的创意,特别有赖于KendallSquare这样的都市环境。硅谷那种郊区式的科技园已经略逊一筹。另外一个因素就是竞争。现在早已不是硅谷一手遮天的时代。KendallSquare的竞争者也多得是。哪里条件好,创业者们就去哪里。波士顿地区本来是美国的知识心脏,有着哈佛、麻省理工等一系列名校,吸引了大量高科技企业,也是金融和医疗中心。但是,因为房价太高,名校的毕业生往往在本地留不下。近年来波士顿有着强烈的危机感,要挖空心思为新毕业的年轻人提供都市的立脚点。

    这也是麻省理工对剑桥镇的这个新政特别主动热情地配合的原因。该校创业的毕业生越来越多,给这些人在校门口留下起步的廉价“摊位”,无疑是帮助他们成功的有力手段。更不用说,这些创业者成功后,往往会就地按照市场价格租用高档办公空间,维持城市的繁荣。现在,舆论大赞剑桥镇的远见,同时还提出要尽快解决“廉租房”的问题,让创业者降低生活成本。

    剑桥在KendallSquare的新政,是21世纪创意都市在探索可持续发展中迈出的重要一步。高科技所创造的繁荣,造就了高房价,提高了城市生活成本和准入门槛。而城市生命力的核心,是包容而非排斥。要持续繁荣,就要持续包容,不断地把提高了的门槛再降下去,给新一代提供丰富的机会,让他们能从最卑微的地方起步,最终登上事业顶峰。这就像我们的肌体一样,旧细胞不断衰老、死亡,被新细胞取代。如果新细胞的生成过程受阻,肌体本身就难以自存。

    中国当今的城市化,也可从中获得参考经验。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在北京的家门口有许多小摊小贩以及小门脸。比如一个照相铺,就几平方米的一个柜台,后面一张布帘将半个屋子遮住,那儿勉强摆下一张双人床,是三口之家的生活空间。这样的夫妻店本来生意火爆,但一夜之间被拆迁得无影无踪。代之而起的,是高档办公楼、大购物中心、豪华公寓楼……如今,这种以投资为动力的城市化,使得年轻人愈加难以在城市立足。房价越来越高,创业者会越来越缺乏生存的空间。丧失了创意之后,增长会更加依赖投资来驱动,而投资的效率,则会逐渐降低。只有依靠无限的创意,城市的繁荣才会具有可持续性。

    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